轉載FR百度朴有天吧  日翻:小荷 http://www.weibo.com/p/1001603867411932688179

anan-2.jpganan-1.jpg  

6月末日,在新橫濱的某處。進入房間之後,有天首先說了句“今天拜託了”,和煦的笑容頓時讓整個房間都亮了起來。然後開始拍照,哼著歌,和髮型師開玩笑,像少年一樣純真。當staff讚歎“好帥啊”的時候,有天害羞了正擺著帥氣的姿勢,突然間又露出可愛的表情staff們都移不開視線了整個採訪其樂融融。

採訪時,Anan的staff說有天看起來不像29歲,他馬上回答說,“對吧”,又加了句“像中學生吧”staff很直率地回答說中學生倒不像。因為有天的幽默感,整個採訪輕鬆愉快,他不只是“回答”,而是在用心的“對話”結束時也很禮貌的對大家表達了謝意。採訪時比別人更享受的似乎是有天本人一個人哼著“anan,anan”,模仿髮型師噴髮膠時的“咻咻”聲和staff說的話。

Q:請介紹一下電視劇《看見味道的少女》

Y:是沒有感覺的年輕人遇到能看見味道的少女。(笑了出來)

Q:內容很好笑嗎?

Y:不是,演的時候真的很痛的。

Q:有天xi比較不怕痛?

Y:(聲音更大了點)我很怕痛的

Q:是指肉體上的疼痛對吧?

Y:怕痛,很怕痛的,疼就是疼啊!

Q:聽說拍攝時受傷了?

Y:肋骨附近的肌肉受傷了。不過角色需要動作戲,不能說,那個比較辛苦。

Q:對精神上的傷痛呢?

Y:不是很強,也不弱。mundita?用日語怎麼說?(問staff)習慣?麻痺!有點不對...怎麼說呢?是不在意吧,無視的那種。

Q:學會了如何不在意,是這個意思?

Y:對,差不多

Q:那如何克服精神傷痛呢?

Y:有克服的方法嗎?(轉向staff)大家一般做什麼?喝酒?看電視?打遊戲?

Q:會向別人傾訴或者吐苦水嗎?

Y:一般不會,和朋友吃飯,聽大家很普通的聊天,那種更治癒些。

Q:去年(2013)年末在日本進行了巡演,在舞台上看到的景色是怎樣的? 

Y:已經是去年啦?!用一句話概括的話,就是很美。很美,也很感動。想著能像這樣在舞台上看著大家的事情,不知道能到什麼時候。

Q:印像很深的事情是?

Y:對日本的回憶很多。在東蛋演唱會的第二次安可時,一起演唱"Begin"時哭了的事情吧

Q:彩排時哭了嗎?

Y:彩排時沒事,當會場上旋律響起來的時候,止不住流淚了。

Q:JYJ的歌曲裡,你最珍惜的是那首?

Y:(滿臉笑容)哇!最近演員的活動很多,歌手活動很少,這種問題很少的很開心啊!我個人最珍惜的還是"找到了"。

Q:這次的電視劇是關於味道的,你覺得自己的味道是?

Y:味道?是真的味道嗎?

Q:都可以,你本人的味道,或者內部的味道

Y:內部層面的味道?嗯,是“人”的味道吧,因為我也是普通人,普通人的味道

Q:你是明星啊!

Y:真的,真的,就是在演藝界工作的人,平常就作為普通人生活。

Q:已經在演藝界十年的話,一直保持這種心態不簡單

Y:是嗎?不太清楚。

Q:對你來說粉絲是什麼樣的存在?

Y:很難表達,因為我們在日本活動很少,覺得大家忘了我們也是沒有辦法的事,但是粉絲一直在支持我們,愛著我們。去年巡演時,真的吃了一驚。所以很難說是怎樣的存在。是非常重要的人。

Q:有對fans的話或者請求嗎?

Y:請求?

Q:比如不要變心啊,這種

Y:我覺得變心是可以的,真的,真的,那個沒關係的。

Q:是有自信fans不會離開嗎?

Y:不是自信,而是我不在的時候,對粉絲說“要等我哦”這樣的話,我覺得有點自私。

Q:退伍之後,再回到我身邊,是這種嗎?

Y:不回來也可以的。

Q:很矜持啊

Y:不是這樣,雖然希望等我退伍後,看到我的努力,對我再產生興趣,再來支持我。但是我不在的時候,讓大家等著我,我覺得是不對的。

Q:最後對粉絲說的話

Y:嗯,我會努力的。(認真想了一下,很開朗的)大家保重,會再見面的。 

談及自作曲“和她漫步在春天”不是正式公開發布的歌曲。有天說“經紀公司的意思是希望能發布,不過我個人不太想”有天說,“只有在FM或者演唱會上才能聽到的歌曲,不是很特別嘛”。當聽到staff說“還是發佈吧”的時候,有天自言自語地嘀咕著,“是不是還是發布比較好呢?

 

http://worldbigeastcassiopeia.com/2015/07/23/scans-trans-yoochun-for-an-an-magazine-no-1964/

anan好像是週刊,為了劇的專訪...重點在請大家不用等他...呵呵

 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ZWJKJqHqsiY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edona 的頭像
sedona

寵辱不驚

sed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